帝主、神主、佛主:谁才是真正掌控世界的主宰? 未知 2024-05-11 10:42

皇帝的根在神的民主和佛的根上

太虚

帝主、神主、佛主:谁才是真正掌控世界的主宰?

一神是万物的创造者和主宰,因此也是不平等、不自由的根源。

一神和多神是有区别的,崇拜多神的是多神论者,崇拜一神的是一神论者。今天我们只讲一个神,比如天神、梵天、耶稣、穆斯林等,都把某一个神作为唯一的神,说宇宙万物都是他创造的,比如中国所谓的宇宙造物主。他是创造万物者,他是能创造万物者。他是无始无终的,是全知全能的,而万物是不那么全知全能的,是有始有终的,所以他是主宰,主宰万物,我们人类和其他生命,不依靠他是做不了任何事情的。因此,穆斯林和耶和华派的真主,甚至婆罗门教的圣雄,他们称其为造物主和主宰,他永远是万物的父母,完全主宰着我们。因此,我们永远不会自由,也永远不会与他们平等。因为我们是由他所生,所以我们要服从他,我们要听从他的吩咐,履行他的职责,没有丝毫的自由和权利。虽然我们有一点知识,但我们永远不可能是完美的;因此,我们必须受他的管理,他是管理的原因。人类世界中的各种不自由和不平等都是由此造成的。例如,过去所有不平等的独裁统治都是在 "他 "的基础上建立起来的。其次,所有帝国独裁政权都以上帝为基础。

例如,中世纪欧洲的教皇自称是上帝的代表,管理世界人民。后来,各国的皇帝也模仿教皇,声称自己是上帝在本国的代表。教皇和国王对上帝有义务,但他们对人民只有权利没有义务。至于人民,他们没有权利,但对人民有义务。当时,上帝的基督教明确指出,万物都是上帝所创造和拥有的,因此,教皇和国王作为上帝的代表,拥有一种专制的权力,几乎控制着人民的一切事务。但如在中国古代,皇帝号称受天命而治,天命所在,虽也是基于天神而设的设施,但比起欧洲中世纪高压独裁的显相,要差得多。高压专制的危害不及它们,所以要求自由平等的现代文明并不由此发生。然而,在古代,只有天子才能祭天,百姓却不能祭天,似乎天子才是天的代表,与他人无关。因此,古代帝王专权是以天子为尊的。例如,在欧洲的中世纪,在天主教会的统治下,教皇和国王特别专制。因此,人民 现代三大文明都开始追求自由和平等。

当人类追求自由和平等时,他们不承认上帝的权力,而上帝是唯一的创造者和创造物的主宰。既然他们不承认神权,代表神的皇帝和国王就不用说了,就必须被推翻。因此,为了实现自由和平等的目标,人权政治应运而生。近代各国的文明几乎都是由此产生的。清明的成为民主宪政,不清明的成为君主立宪。结果,在经济等方面,似乎都大有文章可做,有神论完全像死人一样,虽有尸体,却无用武之地。剩下的君主和总统都是人民的代表,而不是神的代表。因此,政治等与神学和宗教是分离的,没有任何关系。

说到这里,我想简要介绍一下现代政治、经济和道德。而政治,最初是人文主义的,但国家首脑代表的是人民,而不是神灵。将来称为 "民主",即人民能够管理自己的代表,然后称为 "自治"。而经济则是通过个人之间的自由竞争,首先成为资本主义。后来,资本主义完全是个人主义的,虽然现代科学和工业得到了发展,但却被少数人所垄断。因此,近代以来,我们逐渐考虑到大众的利益,主张各行各业都应该有自己的集团来主导其生产和消费,即所谓的基拉特主义。但在公有制和公共享受方面,应该进一步向社会主义推进。至于道德,我们应该从政治、经济和一体化的角度来谈。人权政治和资本经济是个人主义的;民治政治和组织经济是民族主义的;自治政治和社会经济是无政府主义的。目前,其重心是人民政府和职业组织的民族主义,或滞后于资本主义,或突出于正在推进的社会主义。尽管他们都看到了缺乏真正信仰的第四个原因是信仰尚未完善。

在过去,皇权专制社会虽然不符合人性,但它是建立在对神的信仰之上的,可以毫无疑问地赢得人心,所以它可以几千年不变,其间还出现了一个非常太平盛世; 而到了近代,从自由平等的诉求出发的政治、经济,虽然符合人性,但在未来的二三百年中,仍然处于不确定之中,这就是建立在打破旧有的一神信仰之后,依靠一地一时的流变来改变民情的基础之上的。因为旧的一神信仰被打破之后,只是依靠一地一时的民情波动。因此,现代社会时常处于变动不居的状态。一神教的旧迷信也成为伪装的基础,出来纠缠我们。因此,帝国主义、阶级专政等,使人民苦不堪言;共产主义等虽然试图建立新的宗教,但未能认识宇宙人生的真理,建立自由平等的基础,为了达到目的,可能违背自由平等的精神,背道而驰,越来越遥远。因此,今天有必要寻求一种真正的信仰a五方佛对万事万物的真相都有积极的觉悟,是真正的平等和自由,因此,现代文明应以佛教为基础。

人们通常认为佛与神相似,却不知道佛与神完全相反。上帝是阶级专制者,而佛是平等自由的。例如,如果一个基督教信徒说:"我就是上帝,我希望将来成为上帝。"他(她)是不敢这样做的,也不应该这样做,因为这是背经叛道。在君主制的情况下,如果有人说 "我是皇帝,我有希望成为皇帝",这就是叛经。佛陀是说,每个人都有成佛的可能,当你能够遵循正确的方法,获得正确的宇宙意识时,你就是佛。这并不意味着万物都是佛创造的,都必须受佛的支配。佛陀只是教导他人去领悟他所领悟的真理,并且也去领悟它。因此,这个称谓只是说佛陀是天人之师,而不是天人之父或天人之主,他可以创造宇宙万物,而宇宙万物都是佛陀创造的。但是,佛陀已经彻底觉悟了万物的真理,他希望所有人都能觉悟成佛。但是,如果我们想要觉悟,就必须有一个觉悟的方法,这个方法就叫做 "法"。比如,佛说人人皆可成佛,这就是自由平等的道理; 六度修行中的自由平等之道

有人说,理性本来是平等自由的,但事实上,理性并不是完全平等自由的;这是悟与不悟的关系所致,并不是说我们最终不能实现完全的平等自由。因此,有必要拓展我们自由平等的方法。这就是佛教的六度。六度概括起来有三个方面:

第一,檀那与尸罗: 即为了大众和佛法而牺牲自己。自 "应解释为 "我 "或 "众"。达那,即舍我其谁,为大众;对世人而言,没有一定的我,都是大众所造,我是大众所造,大众即真我,真我即大众,故我应为大众所用。如果说 "天下 "是一个家庭、一个国家,那么 "天下 "就是整个世界,甚至是整个宇宙,没有分别,也没有自我。因此,菩萨舍身,只为大众。为正法牺牲自己的财产,这是大众与大众之间和谐平等的公法,也是民主社会的典范。因此,要做到真正的自由平等,就必须摒弃私心,遵纪守法。

第二,杂种和维哈拉亚: 也就是修万行,护生进化。修行万行,就是修行各种能够实现我们平等和自由的事业,修行的方法需要耐心和勤奋。然而,耐心在于保护生命。如果我们没有耐心,就会恼怒众生,就很难有所成就。精进在于进化,如果不精进,就会懈怠、退步,各种努力都不会得到提升。

第三,禅那和般若:合起来就是净化心境、明心见性、觉悟真理的意思。以上二者是浅层次的,但从更深层次的角度来看,净化和澄清心境是不可能的。心能知,境能知,能知不从心。如果心境不清净、不明朗,那么以上两者都无法完全实现。要净化心境,就必须修禅定和智慧,因为有了禅定,就能获得天眼通、他心通等神通,有了智慧,就能达到漏尽通。比如学理科,一定要静下心来,有了各种考证才能准确无误。

这 "六度 "是通往自由和平等的道路,如果能够践行这 "六度",就能通过实现正确的、无处不在的意识而获得充分的自由和平等。这就是要求自由平等的现代文明的信仰基础,然后就可以彻底消除神权和建立在神权基础上的暴政,建立一个真正自由平等的社会。这样,人人自由平等,甚至人人成佛。(智融集》)(载《海鉴》第 8 卷第 12 期)

展开全文

热点新闻